很高兴为您服务!  咨询电话:010-51260403
资讯与案例 案例分析

某乡镇排除妨害纠纷

北京市易和律师事务所       魏擎天

 

随着我国经济发展,国民生活水平提高,农村集体土地上建房引发的纠纷近年来多有发生,本文试通过一则案例,对此类纠纷之法律要点进行分析,以期对律师代理类似案件有一定启示作用。

一、 基本情况
2017年7月江某将其宅基地上房屋拆除并欲在原址重新建设房屋。其宅基地审批表所载宅基地范围:北侧东西长为12.9米,南侧东西长为11.6米,南北长18米,宅基地面积为221.4平方米。因江某欲建设房屋北侧东西占地13.6米,超出宅基地范围,峰某、颖某认为江某占用其宅基地,故在江某打地基的过程中,多次阻止原告施工,村委会亦派遣联防人员对其进行阻止,镇政府曾去现场调查了解情况,并向江某告知法律后果。2018年江某将邻居颖某、峰某、村委会、镇政府共同以排除妨害纠纷为由诉至法院,并主张赔偿停工、租房等损失11万余元。


二、 判决结果
法院经审理过程中江某称其宅基地因东南角被马路占用,故在东北角补缺,并提交了一份村民签名的《证明》,该证明载明:“……由于江某的宅基地临街,按实际房宅基地建造,房宅东南角阻碍道路。为方便道路通畅,经村委会研究决定,批准江某宅基地在东北角补缺,以保证宅基地完整性,并未侵犯他人房宅……”
法院审理查明颖某、峰某、村委会、镇政府均实施了阻拦行为,但认为本案属于土地权属争议,应由相关人民政府处理,故驳回原告起诉。


三、 本案所涉法律问题探究
(一) 审判实务中的土地权属争议
本案中原告江某、被告峰某、颖某均提交了自家的《宅基地登记审批表》,但该表格仅对各家宅基地的尺寸进行了界定(东西长度、南北长度),至于四至位置并不足够清晰、准确。且本案中四被告均主张江某建设房屋超出宅基地范围,但江某主张其宅基地因故进行过调整,所以其并未超出宅基地范围建设房屋。因此,江某宅基地四至范围及尺寸是其是否享有合法权利的基础,江某、峰某、颖某宅基地范围尚存在争议,而该争议的解决是判定江某诉讼请求能否得到支持的前提,故本案以土地权属有争议为由驳回起诉,对法院而言既审结了案件又规避了风险,属于合法范围内较为稳妥的选择。且依据《土地管理法》第十六条“在土地权属争议解决前,任何一方不得改变土地利用现状”之规定,江某亦不可继续实施建设行为。
审判实务中,以土地权属有争议为由驳回起诉的情况,多见于相邻权纠纷、排除妨害纠纷、土地使用权纠纷等以物权为权利基础的纠纷,虽亦出现与合同纠纷及确认合同无效纠纷等案件中,但具体到案件细节,争议焦点或案件裁判的基础亦落于土地权属问题上。据此可知,如相邻权纠纷、排除妨害纠纷、土地使用权纠纷等纠纷均系以原告享有合法权利基础作为前提,因此原告首先应举证证明自己的权利基础或权利来源,若未能举证,或权利存在瑕疵、争议,则有可能被驳回起诉。
常见的引发土地权属纠纷并驳回起诉之主要原因除没有相应权属证明外,对于原、被告已提交权属证明的案件,亦可能因权属证明所载土地四至、面积、边界不清、存在争议,或因实际情况变动致使土地四至无法确定,导致法官无法确定权利人的权利范围,并认定存在权属争议需由相关人民政府处理,最终据此驳回起诉。

(二) 实务中的妨害行为
本案中,镇政府仅前往现场了解情况,进行了现场调查、测量,并依据调查结果告知了原告其行为的法律后果,既未查封现场、没收工具,亦未派遣人员进行阻止,因此裁定书中法院审理查明部分 “镇政府实施了阻拦行为” 的认定与事实并不相符。
审判实务中的排除妨害纠纷构成要件有二,其一为原告对于诉争之物享有合法的权利,其二被告实施了妨害行为,损害原告的合法权利。常见的妨害行为体现为以堆放杂物、设置栅栏、封锁院门、设置铁柱、擅自建设等实体方式对他人权利产生具体影响。对于被告不存在实体行为或原告未提交证据的案件,在庭审过程中,被告自认曾实施过阻止的行为亦可构成妨害行为。
回归本案中,因江某的违法建设行为已经被村委会及邻居颖某、峰某所制止,故镇政府经现场调查后并未实施阻止江某建房的行为,因此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有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