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高兴为您服务!  咨询电话:010-51260403
资讯与案例 案例分析

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案案例

 

一、案情简介
原告是一家建筑工程公司,被告是一家房地产开发公司。原告通过招投标程序中标,于2001年8月3日和被告签订了《北京市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由原告承包位于北京市某处危改小区住宅楼及配套公建工程,工程承包造价为20764597元,承包方式为中标价加增减概算,工期462天,2001年8月30日开工,2002年12月3日竣工。合同详细约定了关于工程款的给付及结算方式,该合同签订后即在有关部门进行了备案。2002年2月,原告开始实际施工。2002年3月1日原、被告签订了《工程补充协议》,约定合同价款为19796904元,承包方式为概算加洽商增减项,合同工期313天,开工日期2002年3月1日,竣工日期为2003年1月31日,同时也改变了工程款的支付和结算方式。2003年8月15日该工程实际竣工。因双方对工程结算问题发生争议,原告诉至法院要求被告支付拖欠的工程款800万元及利息。被告提起反诉称,按照双方签订的《工程补充协议》,该工程开工和竣工日期分别为2002年3月1日和2003年1月31日,但直到2003年8月18日竣工验收,原告未在约定工期内完成工程建设,应承担违约责任。

二、律师代理策略(代理原告)
(一)双方签订的《工程补充协议》违反国家法律禁止性规定,应属无效。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标投标法》规定,招标人和中标人应当按照招标文件和中标人的投标文件订立书面合同,招标人和中标人不得再行订立背离合同实质性内容的其他协议。本案中,2001年8月3日签订的《北京市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工程承包造价为20764597元,工期462天,2001年8月30日开工,2002年12月3日竣工。而2002年3月1日签订的《工程补充协议》,约定合同价款为19796904元,工期313天, 2002年3月1日开工, 2003年1月31日竣工。由此可见,原、被告后签订的《工程补充协议》中关于工程价款、工期等实质性内容的约定背离了备案合同中的约定,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标投标法》规定,且也未报建委备案,故该《工程补充协议》应无效,不应作为双方结算依据。
(二)原告如约履行了工程建设的合同义务,不存在违约行为,不应承担违约责任。
原告与被告签订《北京市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后,依约进行了施工建设,并于2003年8月15日实际竣工,且被告已进行验收并交付使用,原告于竣工后随即向被告报送了结算文件。被告却未及时支付工程尾款,是被告违约,而非原告违约。

三、法院判决
法院在审理过程中,经确认,被告已向原告支付工程款1195.9万元。依被告申请委托鉴定机构对该工程造价进行了鉴定,依据《北京市建设工程施工合同》鉴定该工程造价为18268032元;依据《工程补充协议》造价为17445002元。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要求以《工程补充协议》的约定作为结算工程款的依据,该主张不能成立。对鉴定机构依据《北京市建设工程施工合同》鉴定的该工程造价为18268032元,予以采信。因被告未能就原告延期竣工提供充分证据证明,对其主张延期竣工违约金不予支持。故判决被告向原告支付余款6309032元及相应利息,驳回双方的其他诉讼请求。

四、案例评析
本案为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其中涉及的主要法律为1999年发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标投标法》(该法已在2017年被修订,但下文引用条款并未被新法修改),其中第四十六条第一款:“招标人和中标人应当自中标通知书发出之日起三十日内,按照招标文件和中标人的投标文件订立书面合同。招标人和中标人不得再行订立背离合同实质性内容的其他协议。”该条属于法律规定的禁止性规定。所谓背离合同实质性内容是指,合同中的关键条款如工程款总金额、工期、结算方式等。结合本案来看,原、被告双方后签订的《工程补充协议》明显背离了原合同的实质性内容,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标投标法》第四十六条第一款的禁止性规定,属于无效合同,被告当然就不能再依据该补充协议主张违约责任。正因为如此,原告律师准确把握住了本案的关键法律依据,攻破了被告的反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