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行政处罚法》对旅游行业的影响的影响

新《行政处罚法》对旅游行业的影响

       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以下简称“《行政处罚法》”)将于2021年7月15日起正式实施。行政处罚作为我国法律责任体系中的重要内容,其修改或调整势必会对政府行政执法、行政相对人乃至市场营商环境产生较大影响。本文将结合旅游行业特点,从律师视角试述《行政处罚法》的修改内容及对旅游行业的影响。

 

行政处罚更加科学更加贴近实际,执法者和经营者均应不断适应

 

(一)行政处罚的种类增加

 

       《行政处罚法》在原有“警告、罚款、没收违法所得或非法财物、责令停产停业、暂扣或吊销许可证或执照、行政拘留”等处罚类型外,新增加了“通报批评、降低资质等级、限制开展生产经营活动、责令关闭、限制从业”等处罚类型。虽然这些新类型此前散见于各专门性法律,但是其正式列入《行政处罚法》这一行政处罚领域的最高上位法,意味着旅游行政执法机关亦可以适用新《行政处罚法》,对行政违法行为直接采用新的行政处罚措施。对于旅游企业而言,故而应当警惕新增的处罚措施——“通报批评”“降低资质等级”将会使旅游企业的违法行为公之于众,或使旅游企业涉及服务等级资质如饭店的星级、旅行社的A级评定等降格,此两项措施的实施都会使得同行或供应商,以及游客对涉案旅游企业的信誉评价降低,造成流量与经济效益的减损;“限制从业”更是意味着旅游企业管理者或导游、领队等从业人员减少或失去在旅游行业的从业机会。

 

(二)行政处罚追责期限延长

 

       安全是旅游业发展的生命线,“吃、住、行、游、购、娱”无一不涉及到公民生命健康安全,新《行政处罚法》将涉及公民生命健康安全的违法行为的追责期限由原来的二年延长至五年,比如,食品安全事故、旅游设备设施安全责任事故、旅游交通事故等的违法处罚追溯期限都延长至五年。因此,对旅游企业事前加强安全防控措施,事中积极处理避免危害结果发生或扩大,以及事后注意档案留存和积极上报等工作提出了更高要求,也是为查清、认定各方责任提供依据。

 

(三)行政处罚依据在不同地区间的差异可能增加

 

      新《行政处罚法》第十二条规定:“法律、行政法规对违法行为未作出行政处罚规定,地方性法规为实施法律、行政法规,可以补充设定行政处罚。”这一规定无疑是针对国家地域辽阔、各地发展不平衡所给予地方一定的执法自主权。这一修订意味着同样的经营活动,可能在有的地方就不认定为违法或不予处罚,而在其它地方却可能认定为违法(地方性法规)或应当处罚。这对于跨地域经营旅游业务的旅游企业而言,如旅行社的外地分公司、跨地域旅游电商平台等,无疑增加了其必须了解当地地方性法规,才能合法经营的责任。

 

“宽严相济”“程序正义”原则更加凸显

 

(一)构成要件上,“无过错不处罚”

 

       新《行政处罚法》第三十三条明确规定主观过错是行政处罚的构成要件,“主观过错”明确成为了行政机关在执法过程中应当予以考虑的构成要件,同时也将成为涉案旅游企业进行申辩的理由。同时,是否存在“主观过错”的举证责任,法律规定在涉案旅游企业一边。比如:旅行社应当证明“变更行程”在主观上没有故意或过失;客人隐私在酒店泄露,酒店没有主观故意或过失等。不过,新的《行政处罚法》2021年7月15日才实施,实施中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是“主观过错的认定和举证方法”,这既是对行政机关,也是对涉案旅游企业的新考验。

 

(二)在处罚的裁量上,“首次违法”可不处罚,以及从轻、减轻或不予处罚的情形增加

 

       《行政处罚法》增加了“初次违法且危害后果轻微并及时改正的”,可以不予行政处罚;增加了“受他人诱骗实施违法行为”“主动供述行政机关尚未掌握的违法行为”,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等条款。惩罚本身不是行政执法的目的,增加从轻、减轻或不予处罚的适用条件,有利于涉案旅游企业主动消除影响或减少游客损失,有利于涉案旅游企业提高认识改过自新,更好的发挥行政处罚的教育导向作用。

 

(三)在处罚程序上,行政处罚决定将因重大程序性违法而无效

 

       《行政处罚法》完善了回避制度,增设了行政执法公示制度、行政执法全过程记录制度、重大执法决定法制审核制度,扩大了听证程序适用范围等等。同时明确,行政处罚没有依据或者实施主体不具备行政处罚主体资格的,或违反法定程序构成重大且明显违法的,行政处罚无效。上述修订内容意味着行政机关需要更加注重处罚的程序合法性。行政处罚证据收集过程的合法性、证据形式的合法性以及法律适用将成为行政处罚案件的焦点。行政机关的处罚决定是否严格履行了各项程序要求将成为涉案旅游企业在行政处罚案件中的申辩理由,也是执法机关接受监督和审查的重点。

 

结语

 

 法律的生命在于实施,作为行政处罚位阶最高的《行政处罚法》,仍需在实践中细化与完善,《旅行社条例》《旅行社条例实施细则》《旅游行政处罚办法》等都将会与之相适应的作出配套调整。行政执法机关和旅游企业都会提前学习,尽快适应新的行政处罚法治环境。

IMG_256

李川

合伙人

旅游专业律师

 

       北京市易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在担任北京市文旅局(原北京市旅游发展委员会)法律顾问期间,直接参与了行业主管机关法规文件起草、案例汇编、旅游企业培训、大型节庆推广活动组织、旅游行政执法、行政复议行政诉讼工作;协助市旅委处理重大、在业内有影响的群体性事件;参加旅游行业协会对外谈判、重点案例研讨,出具律师意见等机关和协会法制工作。在为旅游企业服务过程中,曾经代理过旅游企业之间拖欠款纠纷、重大旅游事故的处理、旅游企业内部劳动纠纷、旅行社与导游纠纷、旅行社承包挂靠纠纷、宾馆饭店承包租赁纠纷、劳动争议处理、旅行社责任保险理赔纠纷、各类旅游消费纠纷等各类案件,对于企业在经营及管理活动中常见的法律问题,提供建设性的指导和帮助。另外,多年来还办理了大量继承、婚姻、合同、房屋纠纷等民事、商事诉讼仲裁案件。2020年被评为北京市律师行业优秀共产党员。
       主要著作:与人合著有《旅游投诉案例》《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释义》《北京旅游纠纷调解与裁判规则详解》等书籍。

 

IMG_257

张亚东

律师

旅游专业律师

       北京市易和律师事务所律师。北京师范大学法律硕士,拥有金融和法律双重专业背景,在校时即通过证券从业资格、期货从业资格以及国家司法考试。2016年入职北京市易和律师事务所并加入李川律师带领的旅游律师团队,专注旅游、劳动等领域法律业务。执业期间办理了旅游、劳动、侵权、公司等诸多民商事案件,参与法律咨询、经典疑难案件的律师论证、法律论坛等,撰写多篇典型案例、文章,阶段性主持北京市旅游行业协会法律刊物《法律速递》的编辑工作,并担任北京市旅行社服务质量监督管理所值班律师。

 

浏览量:0